菜單導航

專訪丨平野啟一郎:在日本,多數人看不到明朗的未來

作者:?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2020年05月02日 18:19:20

2017年,42歲的平野啟一郎,再次站上領獎臺。

這一次,他憑借《劇演的終章》獲得了渡邊淳一文學獎。

20年前,還在京都大學法學部念書的平野啟一郎以《日蝕》獲得了第120屆芥川文學獎,打破了1976年村上龍24歲拿下芥川文學獎的紀錄,成為最年輕的芥川文學獎得主。頒獎典禮上的平野啟一郎一頭栗色頭發,戴著耳釘,噴著香水,發言簡短,他說:“我并不認為《日蝕》這種性格的作品能成為文壇的主流,但它能獲得芥川文學獎使其有了意義?!?/p>

更有噱頭的是《日蝕》發表時“三島由紀夫再世”的按語。獲獎前一年,也就是1998年,平野啟一郎給日本文學界四大刊物之一的《新潮》雜志寫了一封長達16頁的自薦信,獲得認可后應邀向雜志社投去《日蝕》并獲得刊登。這部取材于中世紀歐洲煉金術士、“反時代”的小說不僅被總編輯前田速夫放在雜志的卷頭位置,并加上了“三島由紀夫再世”的按語。


(圖片來源:平野啟一郎的日本官網)


無論是不是過譽,這部小說的成功使原本籍籍無名的平野啟一郎在日本文壇嶄露頭角。在和《新京報》的訪談中,平野啟一郎談到,他14歲讀到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從此對文學產生興趣,讀了更多受到三島由紀夫影響的作家的文學作品。17歲時,憧憬于托馬斯·曼小說中描繪的藝術和美的世界的他動筆寫了第一部小說,此后陸續又寫了兩部小說,但都沒有發表。直到寫完《日蝕》后,“覺得這個小說寫得還可以,有了一定的自信”,平野啟一郎才向自己欣賞已久的《新潮》投去了自薦信。

《日蝕》之后,平野啟一郎于1999年和2002年陸續出版了小說《一月物語》和《葬送》。前者以日本明治三十年為背景,講述了一個為神經衰弱所困擾的詩人,踏上了治愈之旅,在途中陷入夢境和與自然的糾纏之中的故事;后者以十九世紀中葉為背景,以法國音樂家肖邦和作家德拉克洛瓦的戀情為線索,描寫了處于動蕩與劇烈變化的歐洲社會?!兑辉挛镎Z》、《葬送》和《日蝕》一起構成了“浪漫主義三部曲”。

這三部小說題材不一,風格各異,從取材上看,均疏離于日本社會之外。尤其是前兩部,一部以宗教秩序崩壞的文藝復興時期為背景,一部以西方“近代”概念涌入的日本明治時期為背景,兩部小說均游走在現實與神話之間,哲學與思辨色彩濃厚,用語或艱澀或古典,看似與日本當代社會,尤其是日常生活無甚關聯。但正如芥川文學獎評審員對《日蝕》的評價所言,“雖描述古代的歐洲,但卻能夠得到現代人的理解與共鳴”,平野啟一郎其實期望以這兩部帶有神話色彩的小說,觀照日本現代社會。

在2017年上海書展的講座和現場問答中,平野啟一郎曾講到,上世紀90年代,正在京都大學讀書的他見證了日本從80年代的泡沫經濟到經濟低迷的轉變,再遇上1995年的阪神地震和之后的奧姆真理教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有一種世紀末日即將來臨的氛圍,舊價值解體,新價值尚未建立,《日蝕》所描寫的宗教崩壞、戰爭與黑死病盛行的中世紀,與日本的這種氛圍有著內在的相似。他講到:“我個人可能覺得沒有什么特別有趣的書可讀,就想通過一種非日常的書寫來排解日常所產生的憂郁或者說是時代的閉鎖性,所以《日蝕》就寫了煉金術和中世紀的神秘體驗?!?/p>

《一月物語》和《葬送》同樣描寫了新舊價值觀交替的時代,《一月物語》寫的是日本近代化、接觸西方新思潮的時代,《葬送》的西方近代化背景則對應了日本2000年之后,互聯網登場與世界恐怖主義泛濫的時代。

2003年,平野啟一郎的作品有著明顯的轉向,他從借西方或古典背景來折射日本現代社會轉向了直接書寫日本當代社會,創作了一系列短篇小說,主題關乎戰爭、家庭、死亡、現代化和科技。這時期的作品有短篇集《高瀨川》和《滴落時鐘群的波紋》等,主題雖關乎日本當代社會,寫作上卻“展開了令人不得不想起現代詩的破天荒的語言實驗”

(日本文藝評論家三浦雅士語)

。

此后,平野前往巴黎擔任文化特使,回國后創作了許多散文。2008年后,平野啟一郎回歸到長篇小說。此次在中國出版的新書《劇演的終章》在日本的出版時間為2016年,這部小說以愛情故事為主線,描述了一個伊拉克女戰地記者與日本古典吉他手一見鐘情并成為彼此一生摯愛的故事。


(平野啟一郎的新書發布會現場,從左到右依次為翻譯、平野啟一郎、作家周大興,圖片由浙江文藝出版社提供)


熱門標簽
闲来麻将2元一分微信群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 股票开户有哪些 华人彩票一码中特 开盘前如何买股票 金蟾捕鱼街机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股票初学者入门知识 越南美女捕鱼捕走光视频 下载北京赛车pk10 重庆麻将成麻怎么打